初夏的季節,冷熱交替,再加上溫度、濕度使得病毒和細菌活躍,導致此時節感冒、流感多發。5月14日0-24時,安徽省報告新增確診病例3例(合肥市1例,六安市2例),無新增疑似病例,新增無癥狀感染者7人(均在六安市)。面臨感冒、流感、新冠肺炎三重風險,家庭常備藥備什么?連花清瘟可說是最好的選擇。

連花清瘟的用藥特點決定了對呼吸道傳染病具有普遍治療作用。

中藥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在感冒、流感、新冠肺炎的防治方面有著整體調節、多靶點發揮作用的優勢。該藥運用中醫絡病理論探討外感溫病及瘟疫傳變的規律及治療,汲取歷代醫家治療外感溫病及疫證的用藥精華,組方以漢代張仲景《傷寒論》中的麻杏石甘湯與清代吳鞠通《溫病條辨》中的銀翹散化裁,汲取明代吳又可《溫疫論》治疫證用大黃經驗。麻杏石甘湯,宣肺泄熱、止咳平喘;銀翹散,清瘟解毒、辛涼宣肺。大黃清泄肺熱,截斷病勢,F代藥理研究發現,兩個藥方都具有良好的退熱、止咳、抗炎、抗病毒作用。辛涼宣肺與泄熱,可以解決患者的體溫持續不降;清肺止咳平喘,可以改善患者的咳嗽不止,呼吸困難;抗炎抗病毒作用可以抑制病毒的復制,抑制病毒感染引起的系統性炎癥反應。從中醫的角度認識,連花清瘟可以衛氣同治,表里雙解;先證用藥,截斷病勢;整體調節,多靶治療。所以對感冒、流感、新冠都能起到防治作用,因此,在當前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特殊時期,連花清瘟膠囊是家中常備藥的放心選擇。

治療普通感冒早用藥可以不讓感冒病程遷延、有效預防并發癥。

普通感冒90%以上是病毒傳播引起,以鼻病毒為多,臨床表現多為噴嚏、流涕、發熱或不發熱、咽痛、咳嗽。連花清瘟辛涼解表、發散風熱作用,可以迅速改善打噴嚏、流鼻涕;清熱解毒、宣泄肺熱作用,可以消除發熱、咽喉疼痛、咳嗽咳痰等癥狀;提高機體免疫機能的特性,可以防止感冒病程遷延。早用藥,身體早輕松。而發揮這些作用的根本是連花清瘟具有多靶點效應,既抗普通感冒病毒、抗炎、抑菌,還能止咳化痰,所以我們在感冒服用連花清瘟后都有這樣的體會,伴隨著咽喉部清涼的感覺,發熱、咽痛、咳嗽都解決了,而且不再使感冒引發肺炎、支氣管炎、心肌炎等并發癥,這就是中藥與西藥的不同之處。

治療流感發揮多靶點作用,讓發燒、頭痛、咳嗽一起解決。

我們知道,流感比普通感冒表現得要劇烈得多,有些患者一上來就是發熱或高熱、周身酸痛、頭痛、咽痛、咳嗽、痰粘不易咳出。連花清瘟衛氣同治、表里雙解的特性,既能通過清熱解毒、宣泄肺熱讓體溫回歸正常,又能改善頭痛、肌肉酸痛、咳嗽咳痰等癥狀。尤其是藥中的大黃讓體內熱毒隨大便排泄的特性,成就了連花清瘟使體溫下降后不容易再上升,這也是與西藥退燒藥最大的區別。我們都有這樣的體會,用西藥退燒藥可以降下體溫,但過幾個小時,體溫還會上升,這是因為西藥退燒藥不能改善人體的內環境,也就是毒邪還在體內,中藥可以改變人體的內在環境,多種藥物作用融為一體,一個藥物改善多種癥狀。

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中國中醫科學院等科研院所基礎研究證實,連花清瘟具有整體調節、多靶點發揮作用的優勢:明顯抑制SARS,甲型流感H1N1、H3N2,禽流感H5N1、H9N2、H7N9,乙型流感等多種病毒;有效抑制多種細菌,有利于治療混合感染;退熱抗炎,止咳化痰;調節免疫,增強抗病康復能力,減少流感及肺部感染的反復發作,顯示出多靶點、整體調節的特色優勢。

防治新冠肺炎在國內外產生重大影響,成為抗疫網紅藥物。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國內許多專家開展了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的基礎和臨床研究,以翔實的數據說明新冠肺炎是可防、可治的,為我國抗擊新冠肺炎取得全面勝利提供了中醫智慧。廣州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天津中醫藥大學循證醫學中心、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廈門大學藥學院、海軍軍醫大學等科研院所的院士、專家團隊都開展了中藥連花清瘟膠囊防治新冠肺炎的研究,在國際權威期刊發表多篇學術論文,為連花清瘟防治新冠肺炎提供了確切證據。

廈門大學藥學院吳彩勝教授聯合海軍軍醫大學柴逸峰教授團隊在連花清瘟膠囊防治新冠肺炎的藥理活性成分和機制研究方面取得新進展。實驗結果表明,在多次給藥后的人體內成功鑒定出連花清瘟85個相關成分,苦杏仁苷、野黑櫻苷、甘草酸、連翹苷A、連翹苷I、大黃酸、蘆薈大黃素等都與ACE2有結合親和力;而且通過計算機輔助對接結果證實這些成分可以有效地結合在ACE2和S蛋白復合物的接觸表面上,這些ACE2結合成分可能通過有效影響ACE2和S蛋白之間的結合而抑制新冠病毒,為連花清瘟膠囊預防和治療新冠肺炎提供了實驗依據。

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王林等人,在研究中利用數據庫和相關文獻篩選出連花清瘟的活性成分及靶標,篩選后共獲得連花清瘟活性成分378個,潛在作用靶點282個,對應2019-nCoV靶點55個,表明了連花清瘟治療新冠肺炎其作用機制可能與廣譜抗病毒、抑菌退熱、止咳化痰、調節免疫等作用有關,證實連花清瘟治療新冠肺炎具有多成分多靶點的特點。

廣州醫科大學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證明了連花清瘟不僅具有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作用,同時還有抗炎作用。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金銀潭醫院、廣州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等全國20余家醫院共同參與的“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瞻性、隨機、對照、多中心臨床研究”結果顯示,應用連花清瘟膠囊/顆?筛纳菩鹿诜窝状_診患者發熱、乏力、咳嗽等臨床癥狀,明顯改善肺部CT特征,縮短癥狀持續時間和治愈時間,提高臨床治愈率,縮短核酸轉陰時間,在減少轉重型比例方面顯示出良好趨勢。

正因為有大量確切的基礎實驗和臨床研究證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增加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輕型、普通型”的新適應癥,用于新冠肺炎輕型、普通型,療程7-10天。

連花清瘟對新冠肺炎的防治作用獲得了海內外的一致認可。截至目前,連花清瘟膠囊已在俄羅斯、加拿大、新加坡等20余個國家和地區獲得上市許可。在科威特,連花清瘟獲批新冠肺炎適應癥;在烏茲別克斯坦,連花清瘟入選當地衛生部抗疫藥品白名單。

印度尼西亞發行量最大的《羅盤報》(Kompas)近日報道,前印尼國民軍總司令佐科·蘇延多(DjokoSuyanto)應用包括連花清瘟膠囊在內的藥物,成功治愈了包括其家庭成員和雇員在內的13名新冠肺炎陽性患者,在新增確診病例屢創新高的印尼引發民眾關注。馬來西亞拿督(拿督是馬來西亞對國家有貢獻的杰出人士授予的封銜,其地位大致與歐洲的侯爵相當)斯里阿卜杜勒·哈利姆·侯賽因講述自己的新冠經歷。在被確診后,他開始服用連花清瘟膠囊,10天之后癥狀消失,14天后醫院復查痊愈。

連花清瘟對多種病毒感染性疾病的防治能發揮良好作用,是通過整體調節和多靶點治療實現的。它針對的是發熱、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這樣一個外感熱病的癥候群,作用機理在于針對多個靶點,協同發揮抗炎、抗病毒、止咳平喘、增強機體免疫作用。只要癥候群相同,不論是新冠肺炎,還是普通感冒、流感,都可以使用連花清瘟進行治療。

連花清瘟從2003年進入市場至今,已經獲得國家層面20余次方案推薦,從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禽流感到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在這十幾年我國發生的病毒傳染性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連花清瘟都獲得了治療方案推薦。連花清瘟膠囊的科研成果獲得了2011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是其他同類藥物所不具備的優勢。備好連花清瘟,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讓您的工作、學習、家庭三保險。